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 生木大尊陨灭地!(第1/2页)

作品:《万域之王

灭星海。

    一艘五彩精金铸造的星河古舰,绘刻着千万复杂灵阵,虚空蛮横地飞逝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

    此古舰,坚固至极,无坚不摧,沿途的种种星河陨石,一碰即碎。

    有魔族的战舰,还有白骨族的白骨战舰,亡命逃窜。

    但那五彩精金铸造的古舰,则是像深海捕食的巨鲨,将魔族、白骨族的战舰追上,干净利落地,一一碾碎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

    诸多流光炮火,从那战舰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只见一位位魔族、白骨族的血脉战士,断线风筝般抛落下去,却被流光击中。

    魔族炸裂为碎肉残肢,白骨族族人,则像是砸碎的瓷器,都瞬间爆灭开来。

    此星河古舰,名为虹彩舟。

    在灵界、人界,此舟不为人知。

    可在灭星海,在墟界,则是大名鼎鼎。

    尤其在墟界三大奇族族人眼中,此舟,简直就是绞杀生灵的凶器,不知收割了多少族人的性命。

    虹彩舟上,摆放着十八架比破穹晶炮,比碧海荡天炮,不知道高级多少倍的天虹神炮。

    十八架天虹神炮齐发,破尊灭神!

    异族大尊,人族神域,气血海和神域,在那些天虹神炮的炮火下,都要遭受重创,或直接陨灭。

    天虹神炮中央,一座空间阵台,骤然绽放辉芒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阎魔大尊忽地从阵台迈出,面沉如水地,径直走向船舱,冲着一块七彩神石打造的宫殿,喝道:“主母,我从灵界而来,虚空灵族那边传递了最新消息。少主,在暗魂域被摄魂大尊伏击,千魂、凝魂、断魂一一出动,重创了少主。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神石宫殿,蓦地虹光万丈,传出焦急惊呼。

    “酆北罗,袁九川等人,御使着混乱巨兽,急匆匆赶去。少主,在裴琦琦的帮助下,从空间通道逃离,下落不明。”阎魔大尊道,“混乱巨兽,还有诸多天尸,依旧在暗魂域。摄魂大尊炼化冥河,夺取幽魂权杖,正试图以灵魂着手,驯服混乱巨兽。”

    “冥魂族!”宫殿中,传来一声厉喝,“灭星海这里,全力攻击冥魂族的驻扎地,魔族和白骨族,也不要放过。另外,唤醒你们的主上!”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尸骸禁地。

    五大邪神,隐匿在冥魂族休养,聂天和裴琦琦两人,各自取出丹丸灵药,恢复伤势,滋养灵魂。

    袁九川,鼻孔处,雷霆电芒如纤细青蟒,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唯有天尸宗的酆北罗,并没有受什么伤,四处走动着。

    “早知道白骨族,有一处尸骸禁地,埋藏着无数尸骨。”他两眼发光,喃喃自语,“对你们而言,这奇诡不适应的尸骸禁地,我……倒是没什么。死亡之力,尸气,其实是相通的。”

    “生灵惨死,不论是血肉精气,还是灵气,都会消散于天敌。消亡过程中,会催生出死亡力量,而白骨族族人,则是汲取死亡气息,炼化到血脉筋骨,强大自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天尸宗,修行之术,稍稍有些不同。我们所做的,就是阻止那些强大的生灵,死亡之后,血肉精气和残存灵气,消散开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,将他们的力量,封存在尸体内,经过后天的淬炼,令那些力量蜕变为尸力。”

    “尸力的存在,会让尸体能再次活动,只是没了灵魂,没了灵智。可我们有方法,去操控没有灵智的尸体,将失去灵魂,唯有尸力的尸奴,发挥出战力。”

    酆北罗一人,自言自语,啧啧称奇地,看着数不尽的浮尸。

    “可惜,这具的力量,消散了太多,都被转化为死亡力量,供白骨族族人吸收了。咦,这具倒是好一些,可生前血脉等阶太低了。哎,这是一个,天然的尸库,每一具尸体,稍加炼制,都是尸奴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有强大的,十阶生灵的尸身,我倒是可以试试,炼制为尸奴。”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