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四章 绝无仅有(第1/4页)

作品:《国潮1980

235中文www.235zwb.com

    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征,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属性。

    由于国家和社会,所经历不同的历史时期和阶段,对于物质文化的需要也各不相同。

    所以这世上的万物,经济价值也往往会随国家和社会需求起伏不定,而非经久不变。

    有的东西会被高估,有的则会被低估,而且这种价格的起落,还免不了走极端。

    同样的,因为时代的变化,也必然会有更符合需求的新东西发明创造出来,会有存在了千百年的老东西被人们逐渐遗忘。

    说到世人的悲哀,恰恰就在于永远无法把握这种让人眼花缭乱的变化,却经常会受到这种变化的困扰。

    以至于许多人都如同狗熊掰棒子一样,犯下追涨杀跌的错误,做出买高卖低的蠢事来。

    但反过来,对于提前就知道世情变化的穿越者而言。

    这无疑是一目了然的事儿,是非常容易避开的坑。

    比如宁卫民,他就不会随大流,捧高踩低,也不会追时髦,喜新厌旧。

    反而具备一种火眼金睛的能力。

    他几乎一眼就能分辨一个人或者事物,经济价值是否被社会低估,未来是否有增长潜力。

    所以在这个年代,怎么让花出去的钱不贬值,还能获得不菲的增值回报。

    怎么把一块钱花出十块、百块的效果,就成了这小子远胜于他人的独特优势。

    1978年之后,改革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。

    共和国带着刚刚摆脱禁锢的喜悦,沐浴在新时代的光辉里。

    只是尽管社会大体环境在持续不断的好转。

    但也并非所有人的日子,都能于第一时间扭转颓势,奔向幸福的康庄大道。

    因为有句话说的好,全天下幸福的人都是一样的,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。

    别忘了,五个手指头还不是一边儿长呢。

    人世间总有那么少数的几个人,是背得离谱儿的特例。

    明明没做错什么,他们的日子却在酸涩的苦水里越浸越深,一点儿不见好转的迹象。

    让人无法不心生同情。

    可即便是这样的可怜人,也仍旧不是最糟的情况。

    因为比一个可怜人还要凄凉的,是两个这样的可怜人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而且在这两个可怜人之间,还有着事关生存的根本性利益冲突。

    说白了,就像电影《唐伯虎点秋香》里的“比惨”段子一样,那才叫造化弄人哪!

    这可不是胡说八道,现实生活里,真有这样的事儿。

    别处不提,就说京城煤市街扇儿胡同2号院的一老一少吧。

    他们就属于这样狭路相逢的两个倒霉蛋。

    老的叫康术德。

    1918年生人,祖籍津门静海。

    少年时逃荒来到京城,后以“打小鼓儿”为业。

    由于旧时年月里,京城只有两个行业最来财。

    一个是吃瓦片的,另一个就是古玩行。

    康术德不但在京城娶了媳妇,还买了房子。

    实际上这扇儿胡同2号院,他就是房东。

    只是时代的更迭,却让人生的方向很难把握。

    解放以后,康术德全家都回了老家。

    随后经过十几年的沧海桑田,变得只剩下孤身一人。

    1979年,老家房子偏偏又因雨坍塌了,康术德就又跑回京城来了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